下载首页 | 资讯中心 | 下载分类 | 最近更新 | 排 行 榜 | 国产软件 | 国外软件 | 汉化补丁 | | |
文章搜索: 分类 关键字
您的位置:首页娱乐频道 → 灰色拉鸡山
灰色拉鸡山
日期:2012/12/24 3:42:50 人气:0     [ ]

    一场艰苦的旅行证明不了什么,只要尽兴就好。没有最艰苦的旅行,更没有最完美的旅行,超越了自己,超越了当下就好。

    站在日月山顶放眼望去,仿佛200多公里外的家乡兰州就在不远处, 两个月来挑战变成了面对,善变的天气变成了家常菜,恶劣的自然环境变成了勇气,在路上的帮助变成了感恩,一路走来感觉自己变得如此强大,对待旅途中的灾难竟是如此淡定。眼前的一切显得那么渺小。也许这才是此次骑行中真正的收获。

    艰苦的骑行有了动人的传说显得如此美丽,相传16岁的文成公主肩负着唐蕃联姻的重任,进藏与松赞干布成亲,漫漫的远嫁之路加上远离家乡的愁思。赤岭也就成为公主一处分手告别的苍凉之地,作为告别中原的最后一站,公主在山上搭起帐篷,回望故乡最后一眼。她站在山顶,回首不见长安,西望一片苍凉,思乡之情油然而生,忍不住拿出了父皇赐给她的日月宝镜,想再看看唐都长安,看看太宗父皇,镜中出现的长安繁华景象令她离愁倍增。公主凄苦交加,泪如雨下。深知肩负的重任,斩断对故乡亲人的眷恋情思,毅然决然地将宝镜抛掉,摔成了两块,摔在东的是日镜,摔在西的是月镜,摔碎的镜片让泪水和风沙掩埋,成为今天的日月二山。两山隔山相望,唇齿相依,如情侣,如父女。公主会泪西进,于是,泪水幻化成了一条小河,就是现在的倒淌河。

    今天,我们骑车在日月山,脚踏高原,体味着美丽传说,阐诉着这段历史。身处此情此景触动了我的不仅仅是感动,伫望这次骑行的最后一眼,想着崎岖艰难的旅程,心中一片怆楚,“过了日月山,两眼泪不干”。眼看着5000公里的长途骑行即将胜利完成,却没有一丝成就感和胜利的喜悦,反而多了一份柔情似水的牵挂,千里之外的你,受了伤的心是否还在流泪,天冷了,你是否准备好了过冬的衣服...望着山下即将要去丈量的山路,此时此刻,多么希望那些冷冷的山路,变成温暖的天路,让我骑上天路,骑到你身边,去温暖你受伤的心,去温暖整个冬天。

    哎,不能再去任由思绪随心飞翔,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该收拾下凌乱的心情,去面对下面的山路,翻越天气异常的拉鸡山了。

    两人离开109国道,插进小路,一路上坡来到日月乡哈城村,看了下时间4点30。打开地图确认了一下道路,从哈城到塔尔寺大概50公里,原本就没打算今天那到塔尔寺,行程计划是到拉鸡山山脚下扎营。顺着崎岖的扎哈公路上坡前行,人越来越少,村庄也若有若无,还好,像是一处世外桃源,空阔的蓝天、悠悠的白云,公路两边的草场坡地平缓,水源充沛,牧草生长良好。成群的牦牛,慢悠悠的踏上回家的路。走了不到一公里,眼前一亮,一条纤瘦孱弱的小河,蜿蜒曲折流动着,镶在草地雪山之间,太美了,美的让人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真是水墨画也画不出的一片冬愁。Windows在这里已经泛滥成灾,随处一看,都象是在和盖茨的桌面赛跑。

    过了上本坑村、下本坑村,坡度越来越陡,雪山越来越近,呼吸越来越急促,这才意识到海拔在急速升高,体力在慢慢被消耗掉。不对,拉鸡山海拔不过也3820怎么会一直连续爬坡2个小时还不见山脚。正好路遇放牧回家的牧民,上前一问,才知道,离拉鸡山还早,山上已经大雪好久,冷的下午就没人上了。

    汗,那我们现在走的这是什么山?白雪皑皑的。原来是野牛山,“野牛山是祁连山支脉日月山的主峰,海拔4898米,山顶终年积雪,是青海湖地区的最高峰。蒙语称“河拉”“哈拉”,意为昆仑。野牛山周边的藏族农牧民称野牛山为“阿妈索日格”,认为山顶供奉的女神是“大家的阿妈”。当地农牧民至今保留着祭祀“阿妈索日格”的风俗。

    牧民再次好奇地打量着我俩,“这种天气,这个时间,骑自行车是过不去的,没有御寒的衣服,会被冻死的,往回走,等明天看天气晴了再走吧”。正说着话,雨加雪也不知不觉下了起来。两人好久没在大雪纷飞中骑过了,都想体验雪地里搭建帐篷的乐趣。当时根本没意识到危险的存在,新奇感和挑战力促使着两人继续开始爬坡。拿出手机用GPS确认位置,根本没信号。

    龟速骑行5公里,随着海拔的增高,踩踏变得无力。突如其来的冰雹狂袭而来,打在脸上,象抽筋一样,生疼生疼的,风呼啸着,飕飕地,穿透速干裤直往骨头缝里钻。只有推车前行。两个人鞋子打湿,手套打湿,稍做喘息2分钟,冷的全身发抖。青海天黑的比较晚,这会7点,天还没全黑,白茫茫一片,更加显得亮堂。两人再次商量,一是,往下撤,下山是滑行,最多一小时能到有人烟的村庄,二是,边往前推边找牧民们的帐篷,找到就可以安全的扎营。滑行一小时再简单不过,但心态上很难理性滴接受这减法,一步步往前实属不易,滑行返回实难面对。两人不约而同选择了继续前进。推啊推,不敢停,不敢停,停了就会被冻僵。山还是那么大,风还是那么猛,冰雹依然敲打着我们。体力也在被海拔、风雪消耗着。

    此时公路早已被大雪盖掉,到处白茫茫一片,黑暗来临的那一刻,眼睛变得模糊,两次推到沟里,两次差点掉进崖下。望着看不到头的雪山,体力严重透支,停下来喘气的时候只有把两条腿分的开一点才能让单车靠着身体以便能撑住,如果两腿自然那样站立就会被单车压倒。做梦啊,做梦,哪个牧民会在高寒突变的山中居住,借宿的想法变得那么遥远。

    这时再无力推行,心力也是憔悴,明知道不走就会被冻死,可无力挣扎。在这片特有的战场上,我看不到除我之外的其他生灵,但是,我分明被支配着,并且对即将溃散的冰雹,无法抵御。看到一处比较背风的沟坎,也顾不得多想,就推车过去,准备搭帐篷休息过夜。放倒单车,躺在流过山水结成冰的地上,感到无比的舒服,可以说是一生中躺的最最舒服的一次,没有风的摧残,没有冰雹的敲打“原来冰雹停了,代替它的是鹅毛大雪”。点支烟,猛吸一口,狂咳不止。雪山上扎营过夜,坑爹的睡袋,绝对不是可行的浪漫主义。路程计算是否靠谱,食物底线,对寒冷的预测,瘦弱的帐篷是否挺住,能否成为荒野唯一庇护我的温暖港湾,发情的牦牛,但愿它孤寂的心灵不会把我强作红颜,山的彼端到底有多远,是否能接纳我这个匆匆过客...脑袋里N多的问题象苍蝇一样打转。

    “你不要命了啊,这里搭帐篷过夜会被冻死的”。不知什么时候骑友来到我身边。吃力的站起来,“你坚持翻山吧,不要管我,实在走不动了”。边说边取帐篷和睡袋,天呐,灾难再次发生,睡袋早被打湿,彻底不能睡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也弃我远去,唯一的希望彻底破灭。点一支烟静下心来,意识到这种做法是在逃避和大自然的对抗,自己的缺点正是缺乏勇气,不敢面对。时间无情的流淌,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推出单车走向公路,可这种豪情并不持久,很快就被恶意风雪团团包裹,眼前现实让我没有胆量再遥望雪山彼端,那是可望不可即的远方,生锈的身体,咳嗽依旧,从宅男一跃成为骑行强者是那么的不真实,大负重自行车,对于我的小身体犹如一头巨兽,弱势再一次出现。

    必须往前,再想想,既然是理论极限值,那么所有的困难也就合情合理,一切脆弱也就理直气壮,8点钟的时候,我的思绪被前进的信念再度占据,一切问题被就地埋葬。

    两个人为了增加热量和补充体力,开始找东西吃,说实话,这会累的啥都吃不下,连水都不想喝。也不知是体力严重透支,还是因为嗓子长时间大口喘气的原因,两人都恶心的不得了。幸好下午在路上捡了一大包未开封的达利园派。

    下午出了倒淌河,沿109国道骑,后货架螺丝被颠掉一个,带的备用螺丝不是太合适,先凑合用上,边骑边瞅着公路边盘算着捡个螺丝,还别说,公路边的东西还真不少,什么螺丝刀、老虎钳、充电器、钱等等等等,当带的水喝完,上百公里又没水源的情况下,捡了不少未开封的瓶装水,一路上用的泡沫枕头也是在路上捡的。看到前方路面有修过车的痕迹,只要修过车的地方螺丝肯定是有点,螺丝捡到了,路边还有一大包达利园派,顺便一看,未开封,生产日期是最近的,可能是死机们修完车匆忙赶路忘记了,怪可惜的,往快挂上一挂继续前行。

    谢谢这包达利园派,它给予我们的并非是一包达利园的价值。不知骑友这时吃达利园什么感觉,我感觉就是在完成任务,香甜的派已是能量的代名词。大运动量,大呼吸量后,使得更多冷空气进入体腔,犹如一根冰凌插进气管直触肠胃,被想吐的感觉折磨着,边打着也不知是冷嗝,还是饱嗝,边吃了6小代,总算吃完了。还好,下冰雹时就把两代牛奶揣进怀里加热,喝完后肠胃也舒服多了。

    是食物、牛奶迅速补充了能量,还是心理作用,已不去追究,这会两个人真还没刚才冷了,显得异常淡定,眼前的危险,前方未知的状况,全然不睬。有说有笑的拿出相机,换着扶车拍照,“路面滑的车子放倒再扶起来很费力”。两人互相检测对方的车子,有些零部件怕承受不住突然的高寒,我的变速线貌似收缩过紧,调整了过来。逆境中的欢乐和友谊,来之不易,永久珍藏。

    这次险境好像是有意安排的,安排的恰到好处,即将结束时来了,让我面对一次真正的挑战,有了这次状况,5000公里的旅途才算有了一次真正的超越。当时两人还在探讨,怎么就从万分沮丧和不知所措中一下子不知不觉转变为淡定面对,转换的太快,有点意思,有点神奇,两人一致认为,心态起了作用,当对一切发生和未发生的事看开了的话,那么心胸自然豁然开阔,压力、灾难随之消失,身心变得轻松,思路变得清晰。黑夜让拉鸡山幽雅恬静、晶莹透剔,这会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色,好象整个世界都是用银子来装饰而成的,非常壮观。

    8点20分,打开手电,继续完成旅程。身体状态很糟糕,一路狂咳,车子也随着咳嗽颤抖。边骑边推,随着坡度加大,盘山公路的出现,只有推车前行。从徒步的角度来看,推行速度低的可怜,也就一半吧。选择自行车作为旅行工具有时并非为骑,现在它只是一个托货工具,两个大托包置于后轮两侧,一个工具包挂在车头,后货架上还有帐篷、防潮垫、睡袋、拖鞋、三天的食物,用松紧绳捆绑,其间加塞着3个装满水2升的饮料瓶子,所有装备总重80斤左右,试想,推着一辆80斤的自行车,夜里在高海拔雪地里行进,实在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

    这种状况就一个熬,说服自己,前方是夫人的感动,亲自在垭口迎接,手捧刚出锅的爆炒莲花白,往前推16米,再说服自己,前方是英国天空车队的邀请,环法自行车赛的梦竟然在这里实现,往前再推16米,再说服自己,念三遍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就会看到垭口鲜艳五彩的经幡,飘扬着一种对世间祥和与祝福的祈求。此行唯一一次不加收敛的感动,也是初次长途骑行稚嫩心态的写照。第二次拿出手机GPS确认位置,继续没信号。平时想打119、120玩怕警察找来,这会赶紧狂拨几次。呵呵,童心未老。

    9点钟推上了盘山公里,赶忙用手电四处搜索,在找经幡,有藏族同胞牧居的地区,只要有山顶垭口都会挂有五颜六色的经幡,飘扬着一种信仰,一种虔诚。照来照去只有层层白雪。路旁一辆坏了的卡车,被大雪盖上一床厚厚的棉被,驾驶室空无一人,可能是中途坏了,司机搭车下山,等明天天气好了再上山修理。这也是7点半以后在路上遇到的第一辆车。

    真的要垮了,离底线到底有多远,天真冷啊,路真烂啊,手连车把都握不紧,车子也是一堆冰冷铁器,只能动起来,不停止不前就是胜利。

    希望出现了,山的那边隐隐出现移动的光束,两人仔细观察,捕获着每一条光束的照射方向,直到被黑漆漆的夜吞没。是101省道上汽车灯光,是的,没错。我们走的这条路末端接入省道101线,地图显示,接入101的三叉路口离拉鸡上垭口1.5公里。

    夜翻雪山的逃生,即将结束,扎哈公路的彼端既要来临。意料之外的灯光,意料之中的灯光,并没有想象中遇见同类的巨大欣喜,甚至莫名伤感。心了然,远处的汽车不是为我们而来,不会为我们驻足,即便看见了我们,有心搭救,又能怎样?手机信号没有,就是向110求救也无法接通,我也未到需被担架抬出的地步。这倒让我想起了“冒失”的骑友,依旧雪山,某月在西藏骑车转山,只带了一天的饮用水,没想路上发烧,极度缺水,无法抵抗身体需要,拣来路边遗弃的半瓶饮料喝,没想饮料过期很久,一路又吐又拉,直到脱水,第二天极度虚弱,无力站起,幸好被转山的藏族同胞救起。这会又和我落难于青海,在底线的边缘挣扎。这就是,精神、执着。不顾规则,不论成败,管几斤几两,计划好了就去做。或许莽撞,但墨守成规是做不成事的。探险和冒险的界限在哪里,真不好说,当年哥伦布向着汪洋深处驶去,可没想到彼岸有片葱郁的大陆,世俗的标准,或许只是成功与失败,成功者被光环包围,失败者则被道德家们口水淹没。

    看了下码表,从日月山路口到现在走了22公里,按4点30算起,现在8点30,4个小时走了22公里,前一小时没有冰雹和阴雪,坡度还能骑,平均每小时5公里。基本没休息,两人凭借一个手电微弱的光源,黑天半夜地,走了18公里的冰雪路面。下面一切都是未知的,生活总得继续。

    顶着风雪继续前行,骑了不过500米,坡陡路滑。推车,脚心窝着,脚掌无法平展受力,膝盖直,无法抬腿迈步,只有拖着小腿,脚底像是被地面吸住,每一步都是紧贴地面滑出。感觉托包越来越重,背档风雪,开始精简行囊,扔掉3个2升的水,这满世界都是雪水,一个杯子足矣。看了半天,实在没有能扔的东西了,翻橡皮山时已经极简一次了。也许还没到底线,到万不得已情况下精简也没用,只有弃车,徒步出去,等明天雇车上来。我所设想的最底线,还是永远不要来到为好。

    两公里后,101国道上汽车灯光越来越清晰,坡度也在减缓。可以骑着走了,我在前面,骑友紧跟车后,盯着手电前方微弱的光团,小心翼翼骑向路的彼端。骑着走省力也快,危险系数相对要高,一不留意就会滑进山崖,幸好夜里没一辆汽车,可以在路中间骑行。还是原计划,遇到牧民帐篷就借宿。

    一个转弯,路面顿时平坦,路边悬崖变成了白色的丘陵状,不远处隐隐看到一个蒙古包,上面还有无数经幡随风飘扬。举起手电细看,原来是个巨大的玛尼堆。看着年复一年堆高的玛尼堆,日复一日不倦摆动的经幡。在岁月的去与来中,多了一些沉淀,身处此地,被一种无言的苍凉和凄美所侵蚀。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仓央嘉措)拍下这一夜,拍下那一夜的心境。

    过了玛尼堆,开始缓下坡,缺少运动的身体,少了热量的来源,风一吹冷的发抖,当时不知自己是什么样子,只看骑友身穿雨衣,手在瑟瑟发抖,不时的单手扶把,把另只手放在嘴边哈气取暖,脸象冻住了,僵硬到呆板,嘴唇发紫。鞋子,裤腿湿透,最要命的是,车轮带起的雪水,不休止地洒在脚和小腿上。

    缓下持续了3公里,在扎哈公路30公里处,看到了真正的灯光和两间活动板房。当时啥也不想,直接冲进去,不顾两条看门狗的狂咬,敲门进屋。一股暖流侵入全身,久违的火炉,久违的热水。以为遇了人,进了屋就解脱了,但逃离拉鸡上的故事并未结束。

    这个天气,这个时间,不可能......我说从新疆过来,是骑自行车旅行的,屋里6个人没一个出去审视下自行车,也许怕冷。狼狈一身的两人恰好还背着台科技感的单反相机,可以回放一路上的照片,作为旅行者的身份证据。这才明白了,两个人推着自行车,在雪山上晃悠了5个小时。

    赶紧倒水让座。交流中得知他们是探测什么的,2男4女,还有点保密,也就没多问。一个像6人小组中组长的大哥说,离这5公里就到村庄,有吃有住,啥都有。指着桌上的馒头,饿了就来两个。晚饭没法吃,就六小袋达利园,但并无强烈的饥饿感,这着实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再加上“5公里”的诱惑,心态还算坦然。但这脚令我万分担心,这样走下去,如果脚废了,一切都完了。边交流边抓紧时间把脚塞到炉子下面烤干。享受当下先,取来自己的杯子,放进几片四川的素茶,舒舒服服的喝上几口,哎呀,喝美了,肚子胀胀的,超小资。骑友在交流中问可否借宿,哪怕是在他们活动板房下自己搭帐篷睡。艰苦环境下,阴暗或明亮的人性,都赤裸裸起来,直接被拒绝,没得商量。真的非常感谢他们,中途得到了喘息机会。得知这样的结果后两人也不敢久留,长痛不如短痛,把脚和手套烤干就走,必定9点多了。

    再度回到寒冷黑暗的路上,风雪依然。骑向传说中的“8公里”。身体得到了恢复,又是缓下坡,路上还是没车,车速快了起来。两人配合默契,还是我在前面,盯着前方手电微弱光团,两人只有一把手电,骑友只有盯着我的车尾紧跟在后,停着我的口令,5米处右转,3米处左转,前方有坑靠右......我呢,只要听不到他雨衣被风吹出哗哗的声音就停车等。两个疯子,叫喊着,在冰雪路面上狂奔。

    “5公里”很快过去,又是一个“5公里”。村庄在哪,吃住在哪,5公里,它真的存在吗。那祥云?那浮云,神马都是浮云。本想无非就是5公里,冻僵就冻僵,尽早摆脱这种处境。没想一直骑不到头的5公里。

    极度阴霾,天真冷啊,风真大啊,路真硬啊,仅仅半个小时,情形急转直下,浑身阴湿,鞋子里的雪水也成了冰坨坨,动一动就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痛。

    汽车,汽车,还是半挂,上101省道了,终于上正路了,心中满是感慨。从一个寒冷寂静的雪原,一下子来到充满生机的省道。我狂喊,骑友也狂叫“上坡1公里到拉鸡山垭口”。离胜利不远了,要是多点体力,绝对来个现场版江style,热身取暖。两人停好单车,开始撒尿,刚才喝的太多了,哗哗的尿液顺着雪白的公路,流了足足6米远,给美丽的雪景画了一笔不该画的褶皱,使它不够纯洁,一直感到内疚。

    推过一公里,看到经幡,看到海拔标志牌,算是到了垭口。拉鸡山属日月山支脉,藏语称“贡毛拉”,意为嘎拉鸡(石鸡)栖息的地方。是贵德与湟中的界山,最高峰海拔4524米。山口海拔3820米.北坡险峻,山岩多有裸露,除夏季外,山坡常常白雪覆盖。南坡平缓,宜牧草生长。山上出产著名的冬虫夏草。山上气候类型多变,同日内可以多次体会雨、雪、雾、岚、阴、晴、崧、霰等气候景观。

    仰望星月无踪的夜空,大雾覆盖了天空。雾霭弥漫,视野近无,极度迷失感,深陷寒雾,隔雾看花,不知该往何处寻觅。

    拉鸡山善变的气候啊,20分钟前还是大雪纷飞,到了山顶却一派云山雾罩的景象。此时的拉鸡山,就像一艘泊在雾霭里的巨船,不知方向,摇摆不定。若隐若现的玛尼堆和经幡古老而神秘。慢腾腾的车辆,小心翼翼的行驶,卷入雾霭里,一瞬间就失踪了。一个个车灯时而混暗,时而明亮,就好像郭沫若诗中“天上的街市”。打隧道的工地,死气沉沉,在3820米中睡去。

    两个人看着突起的大雾,无奈和无助再度袭来,夜晚雪雾中的丹霞地貌也无心欣赏。能见度不足3米,地上是冰雪,被重车压过后更滑,右边是悬崖,纳闷多数路基边没防护栏,本不宽的盘山道被半挂无情地抢占,留给我们通过的空间少的可怜。最可怕的是,那些大货车,下山时给刹车片降温,一直用水喷刹车片,流到地上的水结成高低不平,厚厚的冰面。寒夜的冰山芭蕾不好玩。这段路和前面走过来的路相比,危险系数飙升。

    也许有些骑友会说,两个傻子,现在路上有车了,伸出大拇指,搭车下山啊,没必要拿人最宝贵的东西来和危险搏。两人的誓言“全程骑行,不许搭车”,必须遵守。现在唯一可做的是,检查刹车、传动,将能穿的衣服尽量都穿上,用塑料袋套上脚。

    拍一下拉鸡山垭口标志性的牌子,“拉鸡山-3820m”,也拍下此时的心情。拿出手机,编辑了下面一段话,可惜还是没信号发出。“虽然此时雾气朦胧,并未丝毫遮住美丽的影子,也许心情是透明的,鲜活的缘故吧。总有些时候有些事在最关键的时候误会,也有很多时候很多事在关键的时候顿悟,爱的迷茫,爱是迷雾,爱是疑团,爱是痛苦,爱是伤害,可千古不变的绝唱还继续着,继续着,把爱诠释的那么美好,爱是牵挂,爱是亲热,爱是火花,爱是活力,爱是动力,爱是幸福,爱是欢乐。爱其实什么都是,爱其实什么也都不是”。

    暮然回首,只那么随意的看一眼,荒山被雪染白,大地冻的真硬,冷与无助便深深倾入骨髓。夜晚被风雪打劫的拉鸡山,不是常人难得一见的风景,不是宅男无法想象的旅行体验。只是单纯的自己,单纯的骑行。

    大雾依旧,打着手电,顺着路基,捏着刹车,慢慢滑行。我的口令,骑友的喊声,回荡在荒野。好几次我们被对面驶来的半挂逼到悬崖边缘,好几次被对面强悍的灯光照的跳起滑稽的江南style。好几次后面驶过的车擦肩而过,几次差点被拖进深渊。多数都是停下来等驶过后再走。恶劣的气候下,让行车道德见鬼了,从不骂人的骑友,今晚骂了那些像是酒驾的司机“杂种、狗日滴”。

    骑友的雨衣被搅在后车轴里,由于冰面又厚又滑,不好停车,就是停下来也站不稳,任凭车轴把雨衣一点点吞掉。手和脚全部冻僵,身体的抗寒度到了极限,在一个有路基防护水泥墩的弯道处停下。“张哥,全僵了,刹车都捏不住了,推着走吧,活动着能暖和点,看到有灯光我们就去借宿,这样骑下去不是个办法”。看着骑友萎缩的身躯,发青的嘴唇,睫毛和眉毛上凝聚着白白的冰霜,没有表情的面孔。那种欲哭无泪的心情更加复杂。

    推到10点半时,500米处出现了昏暗的灯光,听到嗒嗒嗒发电机的声音。两人停下来,看了下码表,45公里,按地图预算还有5公里可到上新庄镇,显然两人对地图和自己的经验丧失了自信,决定去问下借宿。骑友的脚已冻伤,我独自一人踩着河滩乱石,来到一处岩壁下。走进帐篷,两位探矿工人盖着被子,只露出两个脑袋。说明来意,倒是热情,就是帐篷里只有一张床,他们两人合盖一床被子。被子是关键,睡袋早被打湿。借宿又一次破灭。确认了的确5公里后就是有吃有住的镇子后,急忙出来。

    来到骑友等我的地方,看到他背对着风,乌漆吗黑的,蹲在地上,把自己裹在雨衣里的样子,真是心酸。而我所能做的只是缩短镇子的距离,“走吧,2.5公里到上新庄镇,有带暖气的招待所”。两个人,两个月,第一次撒谎,第一次感到“可怜”,5000公里还有3天就要结束,不舍,什么时候两人才会有下一次旅行。

    经验告诉我们,没有盘山公路,道路平缓,就是出现村庄的预兆,大雾终于散去,视线变得清晰,路边的灯光稀疏起来,村庄,决不会是浮云了。自信随之复燃,说来奇怪,当无奈变成顺心,当无助变成希望,从极度阴霾到晴朗明媚,改变之后,抵抗力也在改变,没先前那么冷了,心冷,冷过一切。

    过了收费站,2公里外的厂矿灯火通明,路也成了单行道,只顾狂踩,突然听不到骑友唰唰的雨衣声,回头一看,黑漆漆的公路上空无一人。糟了,悔恨涌上心里,我太快了,他没跟上,没有手电的他会不会...呸呸呸,不吉利的想法坚决不能有。拿出电话正要拨打,电话响起,“张哥,变速出了问题,喊你没听到,我慢慢骑过来”。天呐,就说嘛,大风浪都过来了,怎会小河里翻船。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虚惊一场。

    11点正,两人推车进入路旁的加油站,一问,后面街道上就是旅馆。荒原阴影还在心里的缘故,对街道的陌生感,不适用感,导致站在乌漆吗黑,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怎么就还在找街道,嘴里还不停的说,“加油站的人和我一样疯,哪有街道”。正准备回去再问一下的时候,骑友看到我站立的头顶上一个牌子,旅馆。顾不得去想骑驴找驴愚昧,敲门,灯亮了,“每人30,主的话我就开门”,N个30也住。

    当老板得知我俩是骑自行车翻拉鸡来的,立马热情钦佩起来,开房间,烧热水,一切那么迅速,开了一间暖气片最多的房。等热水时老板聊了起来,说,太夸张了,傍晚时分就听说山上雪大,小轿车都停止上山,你们能下来算是运气好,就是我们当地人也没这样的运气,骑个自行车在山上6--7个小时,穿这么点,不敢想怎么过来的。无法理解你们为了什么。说说走出拉鸡山是什么感觉?没有回答。“谢谢你的热水,谢谢你温暖的房间,太累了,烫一下脚,吃点东西,我们就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事实上,走出雪山没有想象的幸福感,或是什么成就感,甚至是一种轻度的抑郁和迷茫,所期望的终点并不存在。每个人在旅行途中,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感悟和心态,人与人的区别并不大,只是生活方向不一样,一场艰苦的旅行证明不了什么,只要尽兴就好。没有最艰苦的旅行,更没有最完美的旅行,超越了自己,超越了当下就好。

出处:七喜下载站 作者:灰色夏天
vAlign=top>
 相关文章
·难以割舍的新疆之旅
评论人 评论内容摘要(共 10 条,查看完整内容) 得分 47 发表时间
 热点文章
·Office Word九条常用技巧
·千千静听另有妙用
·中国金融认证中心消息“网银病毒专杀工具”本月亮..
·珊瑚虫网站公布庭审陈寿福全过程
·ADSL拨号上网用户必看的安全技巧
·突破ADSL限制通过宽带路由多机共享上网
·珊瑚虫版QQ作者被拘案24日再度开庭
·深入分析Windows操作系统死机问题
·增强了页面浏览的性能 傲游2.0.7 正式版
·2008年,更多新病毒将陪我们走过一年
 推荐文章
·专家提醒:地震后防病要先从自己做起
·为地震灾区的朋友们祈祷
·[视频]秘鲁游人在青城山DV拍下地震瞬间
·震后的自救和震后互救
·2008五大著名杀毒武器最新横评
·[组图]西安性文化节受热捧 展示性爱雕塑
·Vista不会重蹈Windows Me覆辙
·2008年,更多新病毒将陪我们走过一年
·增强了页面浏览的性能 傲游2.0.7 正式版
·中国金融认证中心消息“网银病毒专杀工具”本月亮..
七喜下载站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6-2010 Www.7xdow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所有软件来自于互联网,版权属原著所有,如有侵权,敬请来信联系我们.我们立刻删除.